雨鶇

主維勇推 all勇通吃
立志當老司機 努力多更些文TT

P1~P3 轟出攻受雙人視角

P4 平哥的14卷卷頭附錄設定 功夫出久

P5 咖醬

P6 勝出

居然意淫XDD
关于最新一集MHA的字幕wwwwww
字幕组wwwwwww
原来小久曾经对着类似ALL叔的名字意淫过吗233
傻笑着意淫也太可爱XDD

\出久護衛隊需要您/
*微All出

P3 私心西裝轟總
P4 出久和日向交換衣服
P5 試畫御茶子

想來點病病的風格
好愛轟出勝大三角啊啊啊啊啊啊啊(吐血

最近很喜歡轟出、勝出(・ิω・ิ)

咖醬:(憤怒一炸)

【维勇】【关于那个自傲的黑手党秃子作死与追爱的故事】(6)

※黑手党向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视角多切换

※喜欢这个系列的话请给我个爱心或评论让我有动力TTT


前篇连结:
   

01 02 03 04 05







"什么.....??" 胜生勇利不敢置信的再次投出了疑问。


"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唷。"


『这个家伙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 』
总之,勇利立刻将人推出了门外并锁上了自家大门。


"勇利──不要这么狠心嘛!"


"不要隨便直稱我的名字!"

“有什麼關係嘛——“


就这样,维克托在外恳求了许久,却依然得不到胜生勇利的任何回应,没多久后就再也没听见维克托敲门呐喊的声音了。
 
  
"回去了.....?"
  
  
勇利总算松了口气,以防万一还是走向了阳台​​探头一看,但是奇怪的是,公寓外的那条路道却不见任何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专程接送的车。
 
 
"........欸?"


胜生勇利才刚反应过来事情的不对劲,双眼的视线便立刻被人给蒙上,还能清楚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另一份温度,轻轻的从背后压了上来,勇利的小腹底上了阳台的边际。


"你!!"


"嘘──,乖乖闭上你的小嘴别让我说第二次哦?"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低喃着,感受到腰侧被枪口所抵住,耳根微微发烫的胜生勇利倒吸了口气才沉默了下来。


『一定要人这么做才会乖乖听话啊,看来这样误会反而会更深呢,不过没关系。 』

维克托这么一想,收回了枪枝,并松开了遮住对方双眼的掌心,但是身子却完全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我先说清楚,我并没有打算对你们社动手的意思,不要太紧张。"


"请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你以为这种骗糖果吃的谎我会信以为真吗?"
勇利尝试扭动身子想挣脱,不料对方早已将自己的双手困在身后。


"当然,因为我说的是真的。"


"简直是荒谬!快放开我!"


"这样可不行啊,你如果不相信我,那我这趟就白来了。"


"我们V党想正式与K社合作。"


勇利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回过头与那蓝色瞳孔里闪烁的平淡自如对视。







关于这件事已经是昨晚发生的事了,敌对家的老大居然像个流氓似的闯进自家,还用枪威胁说着自己没有攻击意图的想合作,这也太莫名其妙了。


停止回忆,完整的打好了领带,镜中的勇利不像昨日那样的稚气,头发梳成大背头并戴上眼镜后的胜生勇利,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易接近的气场。

勇利冷静的踏进了办公室,立刻被社员们给团团包围住。


"勇利!听说V党要跟我们社合作是认真的?!"


"前辈你答应了????"


"勇利!" 此时身后传来了熟悉而莫名烦躁的声音。


"啊,说曹操曹操到。" 披集冷不防的吐槽了句。


"关于这件......"


"是的,我们V党正式与K社合作唷。"

勇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维克托所打断,然而事实上勇利根本就没有答应。


"咦?!真的吗!" 隶属同社的光虹和雷奥开口道。


"请你不要擅自决定!我们K社不打算与任何人同盟结党。" 胜生勇利稍稍扩大了音量。


"嗯?为什么?少一个敌人多一个战友有什么不好的吗?" 维克托不解的歪头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用意是什么,但是我绝对不会同意这件事,所以还请你现在就转身离开这里,不送。"


从勇利的话里,维克托明显感受到对方的坚持,他楞在原地数十秒后只是耸了耸肩。


"如果你不同意,那也罢,但是我不会轻言放手的。"


眯眼,湛蓝色的双瞳像是看中目标似的,那句话,仿佛是针对胜生勇利一个人说的。


"那么,我先告辞了。"


维克托走后,众人沉默的看向胜生勇利不发一语,没有人知道勇利拒绝的原因,也未曾提起。


因为就连胜生勇利本人也不清楚,拒绝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是竞争对手所以不想毁了自尊?还是纯粹因为自己的赌气?他也不知道。



门外,谈话失败的维克托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反而认为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果然昨天用枪威吓这举动让对方的警觉心又更高了啊,对于勇利这个人维克托可说是非常的有兴趣。


不过想不到胜生勇利意外的固执呢,这点好像也跟谁似曾相似呢?


"啊、是像我呢!"




--tbc.

【维勇】【关于那个自傲的黑手党秃子作死与追爱的故事】(5)

※黑手党向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视角多切换
 
※喜歡這個系列的請給我個愛心或評論讓我有動力TT
 
前篇连结:
  

01 02 03 04







"我的天!那个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吧.....那一定是错觉!"


在超商丢下了那句话的胜生勇利,一踏出店门外就加快了脚步从本来的快走开始一路奔回住家处,一边黑着脸一身冷汗的回忆起刚才的事。


"他的脸离我好近......是假的吧那个维克托....嗯一定是!"


"但是那个发际线.....似乎真的是本人!"


当初第一次见面的胜生勇利其实并没有怎么认出对方,更没有仔细注视着他的脸。
  
毕竟平时不怎么关注新闻报章杂志的他,也只有在自家负责收集情报交流的披集口内和一点文章上看过些微的长相,不过本人真的还挺帅的。
 
不对,应该说是超级帅.....重点错了。

胜生勇利停在自家公寓的门口处,他没有想过也十分意外,对方竟然会为了私查敌情特地到这种地方来。

由于刚才落下的那句狠话,也许他等等就会派人来灭我口了,甚至会波及到整个K社,
把我们捆绑起来丢下油锅做成人肉叉烧包.....
对方可是V党的老大啊,画面越想越恐怖,胜生勇利的脑洞也越开越大,他用力地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才迈开步伐进了公寓的大门。


直到进了家门,勇利进了浴室好好的洗了把脸,镇定下来。


在勇利的立场及认知下,他整理好了思绪,维克托为什么会大老远出现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呢?
  

原因很简单,
肯定是第一,为了探查敌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派下属来而且还这么大剌剌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也许是因为自己是K社的中心吧,但是胜生勇利个人倒是觉得自己不过只是个没什么厉害的小配角罢了,
他很谦虚,遇到自己的事总是往负面的地方想;
  
至于第二个原因,恐怕是想亲自杀了我吧,铁定是。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对方很有可能已经瞄准了这里,
但是勇利自己却是蛮喜欢这个地方的,没有什么人,
还很安静,只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些小寂寞,不过习惯了所以也无所谓。


据情报而闻,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个人在接手Nikiforov党后行事风格虽然没有K社来得简洁俐落,
但是效率却也非常高,真要说起来,V党都是接受大型清扫工作为主,每次结束后都会留下大片像是战场过后的惨 状。
 
不过维克托本人目前还沒有亲自下海动手过,工作案件一直以来都是交给下属和称为尤里奥的青年办理。

总而言之,最近得开始小心防备了。


"先不要和小南他们说好了。"

  
随后,勇利撇了一眼卧房的床上放置的手机。
   

"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可以解决的,不能牵拖他们。"
  
   
勇利吞了口水,他知道,对方很棘手,绝对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大人物。
   
  
  

  
  
  
"真不妙啊──,看来被对方直接视为敌人了。"

维克托歪头道,但语气里却丝毫感受不到一点危机感,只有不慌不忙像是胜卷在握的感觉。


为什么维克托会在这里呢?


没有为什么,也没有任何企图,纯粹只是想来看看胜生勇利的脸罢了。

咳.....好吧,说没有企图倒也未必完全是,但是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打败K社的打算,更没有想要将胜生勇利灭口的意思。


嘛、不过就对方看来,十之八九都觉得自己有那个意思在 吧。


"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呢~" 他一边哼着轻快的音调,很顺理成章的就朝着勇利所居住的公寓走去。







夕阳西下,胜生勇利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有些紧绷感,
明明是看似经验很多而且高冷的K社BOSS,
在私下尤其是在家里时,一直都是杞人忧天的状态,并不是像外界所知道的那样,不管做什么都很冷漠又稳定的情绪。


他一直很焦虑,思考着对方何时会冲破门进来索命,如果只是对方的下属可能还绰绰有余,勇利在体力战、枪战、近身战这方面都有一定的自信,但如果是维克托,那就未 必了。


对于维克托的实力,勇利还不是很清楚,不管怎么样都得加以小心,考虑于双方都是竞争且名气极高的组织上,估计对方应该也不会鲁莽行事吧。

  

『叮咚───』



还在一连串思考的胜生勇利,被突然自家响起的门铃给吓了一跳,恐怕是住在楼下的老婆婆又有什么事想请我帮忙 了吧?


抱持这样天真的想法,谁也没想到一打开门后胜生勇利立刻睁大了他的双眼,僵了起身子,下一秒像是在超商看到时的反应一样保持了一大步距离,戒备了起来。


"果然吗......"

 
维克托嘴里碎念着,就这样很自然的踏进了家门,勇利皱起了眉头,才正想开口,便被对方捷足先登了。


"我可以住在这里一晚吗?"


"什么.....?!"



  
--tbc.

【维勇】【关于那个自傲的黑手党秃子作死与追爱的故事】(4)

※黑手党向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视角多切换

※希望能给作者一个大心或是评论给我动力TTTTT


前篇连结:
 
01 02 03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胜生勇利的双面性格。


不过与其说是双面,倒不如说是不同场合之下所呈现的样子,毕竟不管是私底下,还是公事上,那全都是勇利的一部分。

自从那次看见胜生勇利在正事上的那一面,也就是传闻所说,令人闻风丧胆诸如此类夸张的形容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了,维克托为此感到了极大的兴趣。


"胜生勇利嘛......" 


维克托撇了一眼摊在桌面上的好几份资料,最上面的那一份明显写着口中道出的那人名字。


维克托似乎突发奇想,立刻向事务组打了通电话,恕不知那人又想了什么鬼点子。







"前辈,不回社办打声招呼吗?" 南健次郎停下了车,转过头向亚裔男子问道。

"不必了,披集他们大概也都各自先回去了吧。"


"这么说也是,那么前辈,今天还是辛苦你了!"


"嗯,小南你记得路上小心。"


胜生勇利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门,向车内的南健次郎挥手,望着车的身影逐渐远去。

这间坐落于城市边缘的一栋独立公寓,附近街道只有几盏微弱光线的白色路灯,一到了傍晚开始就给人格外阴森的感觉,安静到夏天时都能明显听见蝉鸣的作响。


邻居从里到外,除了这栋公寓本身就不多户人家居住,而且还离市区有好一段距离,基本上也没什么人会愿意住在这种地方。


"好好的休息日又被打断了啊....."


勇利小声的抱怨着,手挂着外套拖着有些疲倦的身子步上楼梯,花了点时间才一路走到七楼,转开了自家大门的钥匙孔后一路走回了房内,直接整个人向后倒在软绵绵的床上。


"还是床的呼唤好啊───唔...."

发出了幼猫一般的小呜咽,不自觉的渐渐阖上沉重的双眼,本应该梳上去的浏海也掉了几小搓,遮着那稚嫩白皙的脸庞。


这是胜生勇利,外人眼里那残酷的K社Boss,
实际上,私底下其实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就连多年以来的挚友披集‧朱拉暖也未必理解那全部。







曙光从尚未拉起的窗帘大胆的照射进来,当勇利再次睁开眼时,已是清晨。


"欸....已经早上了吗?"
 
 
勇利迷迷糊糊的揉着眼起身,一头乱糟糟的黑发和睡歪的镜框,要是不说,也许看到这幕的人都会以为此人只是个年仅十六七岁,甚至更年幼的孩子。


不过事实上他今年已经快要迈向二十四岁了。


醒后便好好的冲了个澡并洗漱完毕,一身米白色宽松又有些略大的毛衣穿在勇利身上,显得他看起来变的更加小只。


这是披集去年送给勇利的生日礼物,不过尺寸很明显的买大了一号,只记得当时披集面带微笑搔着头表示
「之后还会长大,没问题的!」以此蒙混了过去。


"都过了快一年还是没有变啊....."

勇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不觉的摸上微微凸起的腹部。


"啊、这里,倒是变了....."

 





时间已接近中午,胜生勇利望着壁面上的时钟,似乎有了想出门觅食的打算。


"出去看看好了。"
一旦决定后他起身不忘拿起钥匙锁门便离开了家中。


出门前,勇利还带上了白色的卫生口罩和一条蓝色的围巾。


虽然说胜生勇利这名字比起K社,在圈内炒热的多广多火,圈内的事还是不太容易传到一般市民耳里,毕竟是黑手党圈,这种事是不能轻易传出去的,这是圈内的浅规则,也是为了自身不被查水表好。


公事外的勇利,其实就跟普通人一样,又或是比起普通人还要来的更加平凡。


"果然还是吃超商吧。"

勇利一边说道,一边顺着不怎么宽阔的马路小跑步走出,不一会儿就到了转角处连接街道的部分。


"欢迎光临!"


"是勇利呢!又吃超商微波食品这样可不行哦?"


柜台处,有个棕色绑着小马尾身着超商制服的女性叮咛着,而勇利都称她为小优。


"啊哈哈......"
干笑个几声的勇利走向架子上随手拿了个冷冻炸猪排盖饭给予小优加热。


"还哈哈呢!都成年人了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


"好啦,我知道了,我会的。"

他露了个笑容,即使嘴上说会,不过平时还是过着因疲倦而懒的出来吃或是继续吃着冷冻食品的生活。


"真是的。嘛、加热要点时间,你先在一旁等会儿吧。"


"嗯。"


胜生勇利乖乖的退到一旁,走至休息区旁的刊物摆放处随手拿起了一本,此时超商的门铃声再度响起。


"欢迎光.....临..."

小优的声音突然变小,而勇利只是因还未完全睡饱和专注在刊物内容上而未发现。


"是、是个超级大帅哥啊 !!!!"


小优捂着不断喷射而出的鼻血喊道,
男人赶紧比出了禁声的手势眨着眼向小优示意,小优只是点了点头,看着男人悄悄的溜到了勇利身后,探出头跟着阅读起他手上的刊物。


"快报!知名大公司Nikiforov党接班人突然替换,这究竟有什么原因又或是什么契机.....?"


银发的男人一字一句带有点半调子嘻笑的声调开口,胜生勇利这时才立刻发觉身后的人,立刻转身后退了一大步抵上了放置杂志的架子。


"欸?!你是......!"


"嘘──" 
 

维克托俯身靠近勇利,修长的指尖抵在那柔软的双唇上,勇利意识到了那人的身分,圆润的双瞳立刻浮现出了一层阴影。


"别一遇到人就不高兴嘛~"  维克托赶紧安抚了下对自己提高警觉及敌意。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勇利的声音立刻降了不少,就跟昨晚看见的那人一样,高冷,给人一种不可比喻的距离感。


"超商应该没有规定说黑手党老大不能来这里吧?难道我不能买东西?"


骗谁啊,这里可是距离你们大公司几十公里欸。

心里一想,胜生勇利皱起眉,满脸不悦的走过了对方身旁,想就此了之,况且勇利对于这个人的第一印象也不是很好。


"啊,勇利抱歉忘记你的炸猪排盖饭了。"
 
小优将东西包装好后递给了勇利,勇利只是露出了平时的微笑向小优道谢后正打算离开。


只是他在出门口前停下了脚步,低沉的桑音开口:


"如果你的目的也是一样的,那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抱着这种心态及企图的你,劝你赶快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


丢下了这句冷冰冰的话语,那样稚气的样貌与开口后截然不同,维克托站在原地不吭声,脸上的表情却是微笑的,像是在盘算些什么似的。





--tbc.





我到底在写什么......(抹脸
总之 我要开始慢慢放糖了 :DDD
后期也许有车 也许 只是也许(

【维勇】【关于那个自傲的黑手党秃子作死与追爱的故事】(3)


※黑手党向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视角多切换

※希望能给作者一个大心或是评论给我动力TTTTT

前篇連結:

01

02







"这次的case地点在Eros饭店附近,不必另外带人,现在就去准


备车子我们早点到场,懂了吗?尤里奥。 "


"喔。"


刚从十楼千辛万苦的爬上二十楼而满头大汗的尤里奥只是
带点不屑的口气应了声后即打算转身走人,立刻传来了维克托那吊儿郎当的提醒。


"哦对了,明明有开空调还能满身臭汗的到处乱跑你也是很厉害呢,记得去洗把脸哦! "

此时尤里奥只想回头向那个秃子比个中指,然而、这都只是想想而已。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啊秃子!"


大声斥喝完毕,尤里奥才刚出门口,他便突然响起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


"这么说起来,那平时总是把麻烦事交给我们的秃子这次怎么会说要亲自出马......? "


"而且还说不用带人.....难道只是要探查什么吗?"


"明明打探这种事交给事务组就好了。"


"啊啊啊──!完全没办法懂那个秃子的想法啊,算了!"


就这样,尤里奥停止了自己的自言自语,望了望那长的无止尽的楼梯,板着脸欲哭无泪的走下了楼。







焦糖色的双瞳垂下,里头闪烁着一丝琥珀色,
一身黑的西装及大衣打理的整齐有序,和先前还羞红着脸颊的青年完全沾不上边,仿佛立刻换了个人似的,
 
只不过.....那条土气到不行的领带是该烧掉了。


这么一想,维克托坐在驾驶座上,停下了高档的银色名牌轿车于饭店广场前的某一处,稍微拉下了点车窗,颇有深意的带着看好戏的意思在一旁看着。


"我就说嘛!这家伙好端端的怎么可能没事跑出来啊!原来只是看上了敌方家的老大吗....."   尤里奥在一旁小声的低估着。




"小南,预定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胜生勇利从黑色大衣里的内口袋抽出了一枚古铜色的怀表,镶金的指针正好指向了数字12点钟。


"就是现在,前辈。"


胜生勇利轻点了头,敏锐的耳朵立刻听见了些微的脚步声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整齐的、不慌乱的,皮鞋的后跟与红砖地面摩擦敲出的声响。


"两个....不,是三个吗。看来对方打算进行谈判交易呢。" 


胜生勇利脱下了黑色大衣和外头的缁色西装外套一并交给南健次郎,将白色的衬衫袖口卷至手肘处,露出了一部分有些纤细的白皙手臂。

"小南,你先回车上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是!前辈请务必小心!"


"谢谢你。"


勇利向那热心的下属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等他再回过头又是那严肃高冷的姿态,南健次郎遵从着胜生勇利的指示,抱着外套回上了车。


脚步声停止了,低声带有些沙哑的男性声调突然传来。


"就是你吗?K社的老大。"


身穿灰色西装且带有胡渣的老男人,身旁还带了两名提着银色箱子的随从。


"是的,毕姓胜生....."
话还未说完,胜生勇利的话即被打断。


"不必要的自介就算了,想必你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和名气在这圈内传的多广,胜生勇利。 "


"那是您过奖了。"


"我就不多拐弯抹角了。"

老男人眼神示意着身旁的随从,他们屈膝跪下打开了两箱装有几百甚至几千张美钞的箱子。


"这里有一千万美金,本大公司想买下你们社。"


在一旁观察十分清楚的维克托,明显看见了那一瞬间,胜生勇利本来平淡的眼神立刻暗了下来。


"容我拒绝,本社不打算隶属于或是转卖给任何人,不管你是谁。"


"哼、还嫌一千万不够多吗?那好吧,你自出价,多少我都付!"

老男人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在胜生勇利的耳边像是吵杂的苍蝇般刺耳。


"我再说一次,本社拒绝你的提议,我们并非商品。"


"少开玩笑了!不过区区几个人,手指头就能数清的破社居然敢不接受我的高价收购!" 


老男人突然激动得破口大骂,想必一定是一直以来都以地位和财富将自己捧的高高在上吧。


胜生勇利不禁为此冷笑了出声。



"你个混帐!笑什么!"


"恕我失礼,只是觉得可笑而已。"


"你说什么.....!给我动手!"

老男人激动的挥舞了手臂一声下令,胜生勇利的周围立刻被许多的西装鼻挺举着枪枝的男人给围了起来。


"看来是....."


胜生勇利开口,毫不费力而迅速的从藏在裤口袋内的两把手枪抽出并瞄准目标一个个正中要害点,血渍疯狂的乱舞,喷溅到胜生勇利洁白的颊骨上。



"交涉失败。"



一声声的枪鸣响起,围绕着饭店外广场,
引起了饭店内的注意及骚动,一点也不留残余的,
胜生勇利敏捷的穿过了不断扑来的敌方并给予致命一击,随即给了老男人一记强而有力的手刀后并近距离在后脑杓开了个大洞。
 
 
“Wow——”維克托在一旁默默的輕吹了聲口哨。


子弹正好用尽,漂亮的将枪枝收回口袋内,将衬衫内放置的蓝框眼镜戴回,回复了平时那斯文禁欲的样貌。

 
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向车内的南健次郎招了招手,示意工作完成。

南健次郎赶紧下车将人带回了车内。


"前辈!辛苦了你!"


"没事,这阵子都是些像这样企图买下我们社的案例啊。" 胜生勇利扶着额无奈的说。


"因为几乎都是冲着前辈高超精湛的行事能力嘛!"


"唉....."


"看来饭店内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我们快离开吧前辈!"

南健次郎听见了不少的吵闹声传自于饭店内。


"也好,至于收拾就麻烦交给你了。"


"没问题!"


南健次郎派人迅速的处理掉了广场前凌乱的尸体与血泊,那也是他们社出名的原因之一
───快速且效率高又不留任何一点残渣。



位于广场饭店附近,车引擎再次发动,一声不响的离开了现场,银发的男人摸着下颚笑道。



"看来是我低估他了。"


 

----tbc.

【维勇】【关于那个自傲的黑手党秃子作死与追爱的故事】(2)

※黑手党向

※小学生文笔

※视角双切换

前篇连结:


01







「我们会再相见的,胜生勇利───」
 


男人富有吸引力的嗓音所道出的这句话语始终让胜生勇利脑子里的回路为此卡住动弹不得,并随之冒出了无数个疑问。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本名?他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个名字似乎非常耳熟......
 

勇利饮下了手里的另一杯咖啡,
是先前维克托自己点了又扔给自己喝的咖啡。


"......美式咖啡?"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平时喝什么,不对、只是巧合吧?

于是,他的心里又多了一个疑问。


过了好一会儿,勇利付了钱与老先生道了声晚安与再见,踏出门外的那一刻手机铃声响起,勇利果断的接起了电话,来自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一名男性的声音。


"勇利!你跑哪去了?我们很担心你啊!"


"啊披集、抱歉,只是出来喝杯咖啡提振下精神而已。"


"又是之前那间?比起这个,勇利你要好好小心自己安全啊,听说最近Nikiforov党的接班人换人了,而且还是负责的区域似乎跟我们K社很相近!"
 

"换人了?之前的接班人不是还好好的吗?"


Nikiforov.....?咦......? .....? !

胜生勇利有些迟疑了一下,
脑海里立刻浮现了刚才的那个有些奇怪的男人。


"披集....对方是不是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原来勇利你知道了吗?......勇利??"


勇利挂断了电话,额头上不觉留下了几滴汗珠。


".............欸?!"

果然、果然被盯上了吗? !
啊啊、又是这样......难怪刚才对方会用那种口气说话。


事实上,胜生勇利并不是害怕对方同是黑手党界里的大角色,而是他个人喜欢低调行事,并不喜欢被人盯上,
但如果事情能那么简单就好了。




 


"胜生勇利隶属于黑手党界的K社,
不过他们与其说是组织更像是一个小小的团体,
只有不到十个社员,甚至更少。 "


"但是他们的地位在黑手党界里却是数一数二的菁英组织,即使主谋胜生勇利完全不这么认为。


传闻中K社的BOSS──
也就是胜生勇利,对于接手的任务都是以快速解决且不留任何一滴残渣文明,而动手方式则是极其残暴,丝毫不给目标物活命的余地。 "


而与K社处于竞争敌对关系的Nikiforov党,
现在已转称为V党的老大──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则是对此事有了些失望,却又对胜生勇利私底下的模样有些兴趣。


自从在店内遇见那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BOSS私下竟然是个仿佛未成年孩子一样男性,想想当时只是稍微逗弄一下就满脸泛红的人,现在想想其实还颇可爱的。


不过本来只是基于工作性质去打探一下对方的,想不到是个看起来一触即碎十分脆弱的人,这点让维克托极其失望。


看来谣言始终只是谣言,维克托放下了报纸,转身凝视着位于二十层楼高的大楼办公室眺望而下的夜景叹了口气。


像是失去了玩的兴致似的,办公室门外突然响起一阵粗暴的敲门声,维克托挑了下眉喊道。


"进来吧。"




 


"所以,你去见了敌对家的老大?"


称尤里的少年一脸不敢置信的与面对面露出笑容的维克托形成强烈的对比。


"是啊,不过事实证明都只是迷信传闻。"


"真不知道你是太乐天还是脑子烧坏短路啊!"


"用这种方式跟上司说话可是不行的哦,尤里奥。"


"蛤?!不要擅自帮我改名字啊!"


"没办法嘛,毕竟跟勇利的发音一样很难分辨啊。"


"什么歪理啊!!!还有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立场啊,居然还直呼其名.....唔!"


气急败坏有如口水机关枪的尤里奥突然被皮罗什基堵住了嘴,维克托只是笑着赶紧将人打发了出去。


"尤里奥你再这么大吼大叫小心跟雅科夫一样满脸皱纹哦~!"


"什.....!"



『碰! 』


办公室大门被关了起来,留下了满脸茫然的尤里奥。







另一边,胜生勇利收到了一封来自下属南健次郎的短信。


From小南:


『前辈!不好意思打扰你的休息时间了,刚才接到了来自W党的案子,可能要麻烦前辈在原地别动,我现在立刻带人过去接您。 』


『知道了。 』
 
才刚回覆完毕,身后立刻传来了车子刹车的声响与稚嫩的男声。
 
 
"前辈!"


"还是一样迅速啊,小南。"


"是、是的!啊啊──前辈直接叫我小南了!"


南健次郎露出了小虎牙,带着憧憬与向往的看着胜生勇利小小声的欢呼着。


胜生勇利摘下了碍事的蓝框眼镜,一手将有些刺眼的黑发拨上额际,外头宽松的居家服下是整齐有理的白衬衫与浅蓝色领带。


南健次郎赶紧将车厢内摆放看似高档的黑色大衣披上了亚裔男子的肩上以免着凉。



"这次的地点呢?" 他开口道。


"在Eros大饭店附近!"


"看来有段距离,走吧。"


"是!"







与此同时。
 


『叮铃──』



才刚打发掉一个麻烦,办公室内的传真机便响起,
维克托皱起眉,他拿起了这次的案子内容,
略有深意的发出了声长叹,嘴角勾起了个弧度。


维克托伸出了修长的指尖在办公室专用电话的按键上轻按了几个键。


"喂?总裁先生?"


"米拉吗?麻烦转告尤里奥又有新case了,叫他立刻来我办公室报到,另外、这次,由我亲自出马探查。"


随后,维克托挂断了电话,蓝色的双瞳逐渐眯起。


尤里才刚愤怒的踹开事务组办公室的大门,红发的女人立刻放下了话筒若无其事的向尤里转告。


"啊,尤里、又有新案子了,总裁要你现在就去他办公室报到哦。"


"蛤啊?!!那秃子耍我啊!!!!"



我可是刚从二十楼一路走楼梯下到十楼欸? !


好死不死电梯居然刚好坏在十楼! ,尤里各种爆气的黑着脸粗鲁的关上了门。




———tbc.